•  

     

    上一篇博客像是对过去时光的一场告别,似乎当时写下并无此意,但如今看来,却是越发的像了。距离上次写博,也过去了大半年的时间,这应该是我间隔最久的一次。生活一如继往,其实你什么都告别不了,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一般小心翼翼的走下去。就像一场粗制滥造的电视剧,你不知道剧情是怎样的走向,什么时候会发生转折,也预料不到故事的结局。可你依旧不能罢手,因为在这个故事里你被各种奇奇怪怪的角色撕扯着,被各种纷纷扰扰的情节纠缠着,不能自已,只能猥琐前行。

     

    还好,这个世界有了微博,给这个充满戾气的社会留下一个情绪宣泄的出口,可以愤怒,可以嘲讽,可以咆哮。有人说,微博里的我并不像我原本留给他们的样子。我不晓得要作何解释。我也很难说得清博客和微博里的我,哪个更接近真实的我,或者兼而有之。我只是用不同的语言系统去配合不同的话语空间,书写一些有时看来莫名其妙的情绪,表达一些有时看来微不足道的认知。

     

    李安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青冥剑,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玉娇龙,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我不以为李安所讲的那些只是被具象化的、被固定了特殊含义的东西,而把这些理解为人在理智与情感的制衡中被隐藏的那部分似乎更加合理,否则李安这样的讲述就变成了一个笑话,所以,只有把一个人隐藏的那部分不易为人所察觉的东西挖掘出来,才更加接近一个真实的自我。而这个所谓 “真实的自我”或许自己都无法完全了解,甚至一直在摸索,更不要说别人了。

     

    今天是假期结束后工作的第一天,便突然心血来潮想写下点东西。或许我真的该认真考虑一下,这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讨厌被人指点,我讨厌缕顺各种关系,也许我不露声色的应承下来,可在内心里却是极度排斥的,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我阴险的地方。

     

    其实,我清楚,在这个复杂的关系社会里,想独善其身并不容易,要么被同化,要么被异化。就像是798艺术中心里被牢笼困住的“人”,哪怕他们有强壮的体魄,有高举的双拳,却依旧逃不出这个体制这个现实对他们的压抑与束缚,最终被异化成那般狰狞的样子。

     

    而矛盾的地方也在于此,现实是你无法改变的,而源自内心的一些东西也是你不愿意去改变的,于是就这么拧巴着。关于接下来的路,我相信有些还是冥冥中自有安排的,但是不是就可以无所为了呢?这似乎又是一个悖论。我想,不管怎样,我还是要为自己想要的东西去做些什么。虽然有时最想要的东西往往都得不到。可谁让你是“生活”这场戏中的角色呢?既然欲罢不能,不如顺着剧情演下去……

  •  

    上一篇日志的最后一条留言是刘玲燕的,她说:“出去了两趟,过得寒尽不知年。回来看你博客,才知世事依旧,并无改变。” 言语中,我像是归隐山林的老和尚,管他什么寒来暑往、暮鼓晨钟、醉生梦死、灰飞烟灭,我只管身前身后这巴掌大的天地,种我的茶,浇我的园,念我的佛,颂我的经,唱我的词,修我的心,唯有手中往复流动的念珠,才叫人隐约记起时光流转。这又何尝不好呢?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

     

    >> 请点击「阅读全文」查看全部

  • 不知是从哪一天开始,晚上的时候可以感到微微的凉意了,大约是秋天快要到了吧。在南昌度过七年,对秋天是没有什么确切的感觉的,唯独印象深刻的是闷热的夏和阴冷的冬,总觉得南昌的秋是不知不觉间转瞬即逝的。 记得读高中的时候,八九月天骑单车上下学早晚总是要穿一件薄外套的,白天上课和午间放学便脱掉,因为那时早晚是有些冷的,白天却热。

    周末连着下了两天的雨,这两天也是新生入学报到的日子。大抵是天气的原因,迎新没有想象中的热闹,也或许是校区没有那么大,一切都比较井然,看上去似与平常并无二致,远不如南大每年新生来时那一番红火的景象。

     

    傍晚时分,天气放晴,空中可见一朵朵硕大的云。晚饭过后独自一人在校园里散步,见得同学三三两两提着水壶去水房打水,或拎着花花绿绿的沐浴篮去浴室洗澡,这在南昌是从未见过的,想来也算得上一道独特的景致。

     

    学生宿舍楼前面的路上有学生摆的地摊,卖的多是一些生活的日用品和零散的小玩意,我在一个旧书摊前停下来,见两本《新周刊》混杂在众多的教材与辅导书之间,便与卖书的几位同学搭讪起来。

     

    “同学,这《新周刊》以前是在哪买的?长春市区的书报亭里好像没有这本杂志。”

     

    “不会啊,学校后面华联超市的报亭就有。”

     

    这时,边上一位女同学接过话来,对那个男生说,“他是新来的哪里知道华联超市啊”,然后顺势指向身后的体育场说,“体育场后面有一个图书服务部,那里就有这本杂志卖。”

     

    我一听“新来的”,心里便忍不住笑,准是把我当“90后”新同学了。我没有解释,说声谢谢便转身离开。

     

    ——万不曾想,老朽居然装嫩成功,心中自然暗生欢喜,一扫两日来胸中积结的阴郁之气,顿觉豁然开朗,大步向前。OH,YEAH!